谁在押注恒大汽车?

来源:拆哪儿

我在写这篇文章的同时,恒大汽车(0708.HK)的股价已经上涨了60%,只用了半个交易日。

这甚至可能不是它的极限,港交所并没有涨停限制。在恒大释出的新闻稿中,恒大汽车是要对标特斯拉的。在今天的大涨之后,市值上,恒大汽车与特斯拉的身位之间,还塞得下8个蔚来,或者16个小鹏,或者24个理想。当然,与这些已有众多拥趸的造车新势力相比,恒大的车还在驶来的路上,遑论有多少销量。

但资本追逐的,从来都不是看得见的销量,而是摸不着的趋势。

而趋势,真是一个吊诡的东西。

就在几年前,许家印还因为恒大股价被低估,而毅然选择转投A股。但借壳深深房的方案,在延宕多年之后,无疾而终。好在,已经落袋为安的1000多亿战投资金,经过一番谈判之后,大部分与恒大站在一起,选择与时间做朋友。但在“房住不炒”的大势下,这个行业的天花板已经隐现。

对物业的分拆,是对地产公司估值逻辑的一项革命。绝对的轻资产化,稳定的现金流,以及庞大城市有产人群的大数据和线下入口,让传统的物业公司散发出互联网与SaaS行业的光晕,他们在资本市场获得的估值,普遍优于自己的母公司。恒大物业目前的市值,已经直追中国恒大了,实现了“2-1+1”却大于3的效果。

当然,恒大汽车更夸张,在今天的大涨之后,它的市值已接近两个中国恒大(3333.HK)。

恒大总裁夏海钧甚至在朋友圈宣告了恒大战略转型的成功,“一个赋予高科技基因的新恒大展现在世人面前,中国汽车超越欧美汽车的梦想即将实现”。

要知道,五年前,它还只是恒大花费不到10个亿收购的一个壳股,后来作为自己的健康产业上市平台,更名为恒大健康,再如今,又转型成为新能源汽车概念股,为许家印扩充了一个大大的资本版图。

从传媒,到健康,到汽车,公司名字随着风口的风向自由变换。

它甚至还启动了赴A股科创板上市的计划,在混杂着酒精、酱料、食用油气味的内地资本市场,新能源汽车概念,简直就是一台无情的收割机。

回到昨天,恒大汽车完成的一笔260亿港元的定向增发融资,是今日股市行情的源头。

这其实并不是恒大汽车第一次股权融资。去年9月,它就完成了一次配股,引入了腾讯、云锋、红杉和滴滴,筹资约40亿港元。但毫无疑问,这一次260亿规模的定增,确实显得更加豪气。

27.3港元的定增价格,到今天盘中,收益最高已达75%,当然,这只是纸面上的,这些股份的限售期为一年。

最新入局的投资者有六个,穿透一下,很有意思。

成宇控股,50亿,背后是京基集团的陈华。上宇公司,50亿,背后是中洲集团的黄光苗。陈黄二人,都是深圳地产圈里有名的大佬。他们是许家印将恒大总部迁往深圳之后,在深圳一个独特的高尔夫圈子里结交的球友。

黄光苗

我在此前的文章中拆解过,深圳的高球圈,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圈子。无论是组局者,还是赴会者,都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。有很多生意,都在打球的时候不经意完成。

据一个参加过球局的朋友告诉我,许老板的高尔夫,“打得挺滥的”,但这并不妨碍他在这里结交到新的朋友。这些朋友,出手不凡,无论是恒大地产的千亿引战,还是恒大物业的基石,还是如今恒大汽车的定增,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。

陈凯韵,俗称甘比,从一个娱记混到了港岛大佬刘銮雄的正妻,她以自然人的身份30亿入股恒大汽车,当然,她代表的是华人置业的主席刘銮雄。这是许家印的“老朋友”,背后就是香港著名的牌局“大D会”。

自从恒大香港上市开始,大D会背后的刘銮雄、张松桥以及周大福的郑氏家族,就与许家印深度捆绑,在恒大几乎所有的资本运作中,都有大手笔的参与。

翠林投资,50亿。恒大汽车的公告称,这家公司由一个叫王忠明的人全资持有。但其实,翠林公司更像是恒大的一个影子公司。它是恒大粮油、农牧、乳业、矿泉水等业务板块的接盘者,并至今保留着恒大的品牌。此外,在恒大地产千亿引战中,翠林投资的相关公司,也是出资最多的投资人之一。

还有两个“新朋友”,非常值得关注。一个是中国燃气(0384.HK)的主席刘明辉,出资30亿。另一个公司则显得非常神秘,和益荣国际贸易有限公司,出资50亿,恒大汽车公告称,该公司的实控人叫王开国,专注大宗贸易、私募股权和公开市场投资。

公告并没有告诉你的是,这个和益荣公司以及王开国,代表的是另一家非常有故事的公司:大连福佳。

十年前的夏天,大连金州区大连新港附近中石油一条输油管道起火爆炸。经过2000多名消防官兵彻夜奋斗,火势扑灭。但仍造成一人牺牲,一人重伤,大连附近海域50平方公里的海面被原油污染。一部叫《烈火英雄》的电影,从消防战士的角度还原了该事件。

这次事故的影响,非常深远。这座海滨城市脆弱的环境,开始被市民重视和忧虑。一年之后,台风“梅花”致使大连金州开发区一处在建防潮堤坝发生溃坝,海水倒灌,而不远处,就是大连PX项目的巨型储存罐。而这个项目背后的企业,正是福佳。

一时间,关于项目选址以及溃坝险情带来的危化泄露风险,成为舆情焦点。作为民营化工企业的福佳,更是处在风口浪尖。最后,市政府决定将项目搬迁改造,才平息了民情。

上文提到的王开国,正是时任福佳集团的总经理,是福佳老板王义政的左膀右臂。

王义政

值得一提的是,王义政也是从房地产起家的,而在下海之前,他曾当过几年的消防兵,也算是军人转业后从商的典型,这一点,和同样发迹于大连的王健林颇为类似。王义政还是实德徐明的庄河同乡。但与王健林和徐明相比,王义政无疑是低调的。

这些年来,福佳衔枚疾进,已发展成为集保险服务、金融投资、石油化工、贸易经营、地产开发、商业运营、酒店服务、物业管理于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。直到台风吹毁了堤坝,外界才真正注意到这家企业的实力,它已经成为国内的“民营石化第一人”。

它的触角不断延伸。不止地产,大连三分之二的重点项目的消防工程,都是福佳承建。前两年,全国公交一卡通的“混改”完成,人们发现,作为石化巨头的福佳居然也参与进来了,而另一家入局者,是我们所熟知的蚂蚁金服。

而福佳最为高调的一个动作,是对安邦资产的接盘。

过去几年,中国对几家积累了巨大风险的金控集团进行了处置,安邦系,明天系、华信、海航等。安邦系的主要资产由新成立的大家保险承接,但和谐健康这个寿险牌照,却落入福佳的手中。在这场牌照争夺战中,被福佳击退的,是一个我们熟悉的地产业巨头:碧桂园。

在险资大跃进的几年里,福佳一直渴望拥有一个险资平台,此前它本打算筹建一个叫福康人寿的新保险公司,但监管部门没有放行,原因是股东资格不合要求。接盘安邦的和谐健康,福佳省去了不少弯路。

当然,安邦的资产,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拿到的,有钱也不一定行,就像大连的石化生意一样。资产的流转,往往也代表着权力格局的流变,只是很多时候草蛇灰线,让人难以拆解罢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福佳在接盘安邦资产后,把相关公司的股权全数质押给了盛京银行。而盛京银行的大股东是谁呢?没错,正是恒大。

这是一个新朋友,但仍是一个老故事。

很有趣的一点是,无论是上文提到的中国燃气的刘明辉,还是大连福佳的王义政,他们挣的都是传统能源业务的钱,但如今却大手笔投资到了新能源造车领域,难道,这就是传说中的:

风险对冲?

拆姐原创,严禁抄袭,严禁未授权转载

公众号:拆哪儿(ID:IChinar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